会员登录

征文系统

公众号

大地书

首页    协会要闻    大地书

 

 

张建明

 

以处子之心,再一次打开

大地史书。隐藏的很深的我的无终子国

我的春秋的足迹,出品石器时代

大海的最高地。我的无终子国

把六百年历史的天津推向人类文明的五千年

 

亿年须臾,一层一层叠加起来的时光

缝合不了刀的豁口

后辈人踩着前辈人的脚印

越来越平坦的路基下,寻找光明的眼

指引着唯一的道路——向前

 

老马识途卷千里征程。泃河之战的战场

夕阳滴血的崖壁开满金色的黄花

长城的垛口上白云自由自在,风自由自在

这是我的无终子国,我的如今的蓟州

 

时光在公元2020年聚焦

我此时的内心正在祭奠上一个季节

梨花清白的身子奉献给第一场春雨

它们在愿望里种下了甜蜜的果实

 

虬枝硬朗。有一种气度来自经风经雨

来自根植在石头的缝隙,猎取了石头的沉默

我的连绵起伏的燕山山峦

覆盖着不同的植被相互喂养,支撑繁荣

 

慈悲覆盖旧痍,良善繁殖

生长出一片欣然景象

 

这是我的江山,而我作为江山的一角

将活出无限可能

 

时光在属于我的蓟州留下了

世界上最完整的地质剖面

告诉我们从何而来

 

亿万年的距离在方寸之间

石头体内隐居着星星的贝壳

一颗又一颗有着温度的心,在轻轻触摸中

找到归处。爱有家可回

 

思想的驰骋无阻可挡

万物归我所有

 

一夜风声。江山在纸上写下四季

写一滴雨的喧哗唤醒万物的耳朵

写一片雪的白,写白落入黑夜

秘密昭示天下。太阳晋升又一场轮回

草木和岩浆比着长久

 

我们看到的只能是彼此的局部

一角江山。足以

安抚跌宕起伏的命运。足以

雍容天下

 

看到的青山绿水,其中的梧桐宽大的手指

多么像挂在世界的房檐下的风铃

摇晃着斑斓的色彩

 

尘封的记忆

我的蓟州终年成长在漫长的时期

每一次打开都是簇新的面貌

被人们忘却的是无终子国古老的身份

 

水来自天上,然后回到石头的身体

娶日月精华养育苍生

燕山在这里留下一扇门,关里关外

关乎生死

 

以虔诚研墨。蘸光阴的汁

抒写历史的纪实簿,一撇一捺

一横一竖,一点一折勾

无一遗漏

 

用柔软掀开大地的每一页

都会触动神经。疼,坚韧了纤细的筋骨

 

8亿年和18亿年,我们怎样来丈量

地址学家手里的镐头敲打出来的时光

每一寸都跨越万年年轮

 

在心脏的位置

敲打出江河汹涌

 

用蓟命名

草本植物长出了山的烈性

以宽容之心伫立于世。在蓟州

人民世代用血肉之躯筑起和平之碑

 

目光安抚所到之处

充满感激

 

2020年7月6日 20:36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