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征文系统

公众号

对门儿老妈

首页    文学院    对门儿老妈

 

杨伯良

 

我家对门儿就是街对过的韩三明家,我与韩三明是发小,哥们儿关系处的很好,平时来往甚多,大事小情互相照应,彼此谁家有好吃的都会分享,有时还一起弄两杯。真是对门儿胜远亲啊。每年初一给族门老人、亲戚、邻居拜年就是多少年的例行公事,尤其是韩三明的老妈,那是必须登门拜年,可今年却不行了,天还不亮,大喇叭就开始喊了,不拜年,不串门,出门戴口罩……

不拜年,心里总觉得不得劲儿,就忍不住站在门口四下里张望,街筒子里冷冷清清,半天不见人影走动,可不像往年,初一天不亮,人们就穿着光鲜的衣服成群结队地开始拜年了。非常时期啊,人们对这个新冠状病毒还是很恐惧的,上级一号召,马上就都猫起来了。

一连十多天竟然没看见对门出来过人,或许他家开门时我家正关着门,互相碰不见。

正这么想着,就听对面大门一开,韩三明出现在门口,我赶紧打招呼,道歉似的跟韩三明说应该给你老妈拜年的啊,可这形势不让串门了,你先替我跟你老妈道个歉,等疫情过去我再正式拜年。

韩三明说,没事啊,我那喜欢节俭的老妈今年突然变的时尚起来。前几天她跟我说今年除了买衣服,还要买一个能左扒拉右扒拉的手机。她的理由是,你们回家来一人一个手机扒拉来扒拉去,没人跟她说话,她也要弄个手机扒拉着玩。我心思,她都八十多了,还能使智能手机吗?没办法,老小孩儿。就买了一个华为mt30,老妈可高兴坏了,让我和孩子教她怎么玩遊戏,怎么上微信,怎么拍照片,怎么用语音,还让我帮她进了亲戚群。结果三天之后,她就会发语言微信了。大年三十夜里,在亲戚群说,人们就纷纷在群里给她拜年。她很受用,就用语音祝福这个祝福那个。半夜传来武汉肺炎的消息,人们都害怕了,她用语音嘱咐了这个嘱咐那个。

每年正月初二,招待姑爷,以往都是在家里炒菜摆酒,今年为了省事,提前两个月订了饭店,这一闹瘟疫,没办法,取消。这不,刚才老妈亲自给闺女打电话告诉她,今年招待你们的酒饭取消,你们也要取消拜年,老老实实待在家里。亲戚群里不间断地有人转来各种各类新消息,她就用语音说,别乱发,是政府发的吗?有人告诉她抢口罩新闻,拒绝检查,死人,医生病倒,她说都看到了,用不着转,你能看到我也能看到别人也能看到,真的假的无所谓,你就相信政府不会骗你,就听政府的,不信谣,不传谣,不聚餐,不串门。你看我老妈别看年纪大了,脑子可不老,还很灵活,接受新鲜事物很快呢。

刚才我出来时,她问我干什么去,我说到大门口放放风,她立马指着我大声吼,大喇叭广播的别不记心啊,快在家猫着,腻歪了站门口放放风,别到处走,你去谁家都腻歪。

破五那天,老妈说新闻里说的“战时状态”,觉得这词儿很新奇。是不是应该多买点儿米面油蔬菜存起来。我说不必吧。可老妈却很固执,下床赶紧喊着孙子推个小购物车去了附近的超市,买了米面,猪肉,鸡蛋,大白菜,回家清理冰箱,本来就满满的冰箱,又买来那么多东西,可我也不能埋怨老妈,她也是为了全家啊。

韩三明说今天是封路口的第八天,我去路口值班,守候在“外地车辆不得入内”牌子旁边,一天也真的拦住很多外来车辆和行人,虽说新闻播喇叭喊,不得泥土封路,但封路口的泥土就如一道道躲避瘟疫的防御之墙,让人们觉得心安。回家跟老妈说防控很严,但还不能放松。老妈说,就是啊,瘟疫像妖怪一样看不见摸不着,不能放松,放松就是作孽。老妈还嘱咐我,守路口就得像黑脸包公那样,不能看面子,不能做老好人,你在那儿值班不是为了挣那点儿值班费,是给人们站岗,保人们安全。

看到电视里报道那些奋战在前沿一线的人们吃不好睡不好还有随时被感染的危险的画面,老妈就鼻子发酸,眼里就含着泪。就说那些大夫护士也是亲娘生的养的啊,他们在救人,他们的命更值钱。

老妈看到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帐篷里吃方便面的图片,就说,这就是咱们李总理的饭啊,总理都在武汉忙活,那么清苦,咱们还有什么理由再去添乱呢!安心在家休息吧,保护好自己,不给领导添乱。

正说着,韩三明电话响了,对招招手说,瞧,老妈不出来喊我,打电话叫了。说完,做个鬼脸,转身回屋去了。

韩三明走后,我想了很多,感叹对门儿老妈的时尚之外,对这场疫病的是是非非产生了许多莫名的感慨。

庚子年的春节,特殊的春节,特殊的疫情.

我只有送上特殊的祝福,平安!平安!!平安!!

最大的心愿就是全中国人人都平平安安!

 

 

 

杨伯良,男,中国作协会员,天津作协文学院第四、第五届项目签约作家,静海作协主席,已退休。

 

2020年2月20日 20:51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