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征文系统

公众号

原生态的情感表达

首页    文化网摘    原生态的情感表达

 

——写在梁秀章散文集《乡野回眸》出版之际

杨伯良 云上拾光 1周前

 

   秀章比我小几岁,是多年的老文友了,他的散文集《乡野回眸》即将出版,无论对秀章本人还是对静海散文创作都是一件喜事,秀章嘱我写序,我找不出任何理由推托,就把阅读稿件后的思考写出来,权作祝贺之语。

   印象中,秀章最初涉足文学是写诗,后来,梁秀章又写散文,也写小说,由于工作繁忙,产量不是很高,但篇篇都能打动人心。这些作品集中叙述了他出生与成长的农村,这不仅表明了秀章情感积淀的深厚,也反映了时代变迁和精神成长的双重轨迹。

   这本集子收录的稿子可以说是秀章这些年散文创作的汇总,其中佳作很多,《庄稼无言》、《拾山芋》、《菜园小记》、《水铺》、《农历喂养大了庄稼》、《长歌短吟》、《水的四季》、《诗意村庄》、《庄稼的品质》等等,不一一列举。这些散文是他对乡村刻骨铭心的记忆,是他对乡土风俗的展示,是他对乡愁的呈现。可以看出,秀章在不断突破自己内在的局限,突破题材带给人的思维定势,将灵魂中浩荡奔涌的情愫,将个人成长历程叙述得如风拂过,如雨沐心,除了他率真、诚挚的内心力量,还有他的叙事力量与移情才能。尽管感觉有的作品还有表面化之嫌,还应该体现更内里更尖锐的东西,比如对文明变迁的呈现,对世道人心的穿透。

   说实话,散文其实很适于表现生命个体的精神成长和升华的历程。因此说,散文可以是更本真、更在场、更贴近生命体验的心灵史。通过阅读,我们看到他生活的踪迹,他的乡村经历,他的校园经历,他的阅读和交友,这些都在散文里得到体现和表达。那些校园和农村曾经在时间中飘摇的日子,那些曾经有过的灯光与暗影,那些曾经亲历的欢乐与忧伤,都在他的表达中变得深情,变得隽永。

   秀章来自农村,对土地有一种别致的深情,因为土地承载着农民的故事,并且它总是在风雨萧疏中,盘点着故事的价值。深深浸润着他对故乡的无尽眷恋,读来令人既温情又酸涩,既陌生又熟悉,一种乡愁回荡于心,因为在秀章的家乡发生过的一切,其实也在中国大地上发生过。这样的表现,同时也就使他的文章格外生出了理想与信念的底色。

   秀章笔下的农村,既是写实的,也是心灵化的,既是质朴无华的,也是充满魅惑的。 那些浸润着浓浓情感的乡间风物和生活景物,在他的笔下,展现出一种原生态的奇美。有纯真和明快的心语,也有自信和从容的回望,更不乏深切和繁复的眷恋,而所有这些,恰好构成了秀章散文创作的审美核心。 

   品读《乡野回眸》,就感觉一股清新自然的乡土气息扑面而来,一曲悠远惆怅的乡愁音符吟唱耳际,一种“天人合一”的乡土情怀牵绕胸襟,让人沉醉其中,手不释卷,一气读完。尤其是语言表达,给人印象深刻,便有了以下粗浅的感受。

首先,他的语言质朴,充满温情和眷恋。

    留在田野中与棉花为伴的,还有花生和山芋,收获她们更有一番乐趣。刨花生时,若地潮湿,可以攥住秧连土拔起,这时你会充满幻想,不知道手中这束秧下有几多收成。抖净了土,见花生们挤挤挨挨的,都被一根根须牵着,仿佛在集体荡着秋千,人们的喜悦便油然而生。(《庄稼无言》)

  在这些质朴的语言里,你能体味的浓如奶酒的亲情,至真至美的爱情和有滋有味的乡情,

其次,他的语言充满质感和张力。

 风箱“呼嗒呼嗒”喘着粗气,灶口的火光随着风箱的节奏,忽明忽暗,照在人们写满期盼的脸上,煤烟伴着热气氤氲升腾,发出昏黄光芒的灯泡,又被蒙上了一层纱。“开锅喽-----”,“喽”字的尾音拖得很长,梁师傅一声大喊,把在街上疯玩的孩子们都招了回来。人们吵嚷着往前挤,南师傅一手举着被开水汩汩地顶起来的锅盖,一手晃着水舀子,水舀子“咣”的一声撞在锅盖上,像敲一面破锣,同时大叫一声“都靠后,烫着了算谁的?”此刻,他威风得像站在当阳桥头的张飞,腰杆也挺得笔直。”(《水铺》)

  看,这些描写仿佛伸手可及,能触摸得到,情感的张力可以说发挥到了极致。

  再次,他的语言具有独特的韵味和情致。

“大地上,昨天好像还没看到的蒲公英,一夜之间就长到了手心大小,片片叶子都翘着头仰望天空,又伸出手臂,紧紧环抱着那一束束黄绒花。那淡黄的花朵在风中舞蹈、歌唱,她是大地写给春天的诗笺,是大地吹奏给阳光的唢呐。绿在诗中醒来,绿在纯静的圆舞曲中跳跃。”(《寻绿》)

  瞧,这描写多么细腻独特而有情致,简直是韵味十足。自然界的一切都在秀章笔下鲜活生动起来。

  另外,秀章的散文诗写的也是诗意光芒,是他透过人群,对人生对世界的深刻感悟。显现了他散文诗的委婉、含蓄和清灵。“朦胧的夜幕还在大地上舞蹈,静谧的街巷还未被悠扬的虫鸣摇醒,一只只橘色灯盏已经点燃了绯红的黎明,在每一扇紧闭的门扉前经过,扫帚画出的弧线和屋内长短相间的鼾声相应相和……(《长歌短吟》)“夜轻轻地一抖,从他宽大的袖幅间,竟然飘出了数不清的白蝴蝶,时而聚拢,时而扩散,时而飘飞,时而凝滞不动。千万只白色的翅膀平铺开来,散开又合拢,悄无声息地飞翔,在天地间铺开了一幅立体又流动的大画卷,是心的归依,梦的图腾。这幅画铺天盖地,遮蔽了阳光,斩断了霞光,天地仿佛又归于混沌,等着力大无穷的盘古重新劈开这寂静的鸿蒙……”(《水的四季》)看似不经意的素材,却是精心的语言铺陈,都力求充满律动和活力,都赋予了生命和灵气,从而在整体上完成了空灵、诗化意境的创造。我想,秀章写到这些物象时的心情是平静的,恬淡的,但同时又是情不自禁的。我还想,如果秀章能在他散文诗里再赋予一些神性或禅意的东西,将会更给人们带来更多的迷幻色彩。

  当然,秀章的散文也有某些不足,整体看好像原生态的情感更充分,而部分篇章还有待艺术的提升。但我相信秀章的心志和写作潜力,相信以后会读到他更多也更完美的作品。

 作为文友,这是我阅读秀章散文的思索,不敢为序,谨与秀章共勉。

文章已于2021/03/31修改

 

 

转载自:原生态的情感表达 ——写在梁秀章散文集《乡野回眸》出版之际

https://mp.weixin.qq.com/s/QVOfJBf5Un0ayOVod693sA

 

2021年4月12日 15:48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