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征文系统

公众号

武 歆:你应该去西昌

首页    作家采风    武 歆:你应该去西昌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4年08月01日08:58 来源:中国作家网武 歆

少年时代曾经读过一部长篇小说《彝族之鹰》,忘记了作者名字,也忘记了大部分情节,但不知为什么,书名却是牢牢记住了。在我梦一般的印象中,凉山彝族自治州非常遥远,遥远得堪比月球;不仅遥远,还与“闭塞、荒凉、落后”等诸多让人感慨的词汇相联。可是一次岁末旅游,尽管时间不长,却完全颠覆了我几十年以来的固有印象,至今想来还是那样魂牵梦绕。
  飞机降落在凉山彝族自治州的州府西昌,正是早上,走出机场,惊讶得我嘴巴许久都没有闭上:空气是那样清新,似乎我平时吸的不是空气,是某种伪劣的不明气体;蓝天白云,蓝得那样透彻到底,白得那样洁净无边;恍惚之间,我以为是在一幅美妙的画作中飘忽行进。
  西昌——凉山州的代表,刚刚接触,几乎就让我五体投地、心旌摇荡。
  西昌的街道特别宽阔、清洁,没有风,没有尘土,也没有无事闲逛的人。走在西昌的街道上,少年时代的记忆慢慢开裂,变成碎片,慢慢瓦解。
  在我居住的邛海宾馆,窗子外面便是敦厚、沉默的水,不知为什么,见到这里的水,我立刻想到“敦厚”两个字,湖水清澈幽深,在风中还有一丝狂傲的凛然,却让人没有一丝的惧怕,相反是那样亲切,总让人有一种勇扑进去的欲望。
  在西昌的短暂日子里,我总是在梳理自己的感觉。我想,假如要把24小时分为若干时段的话,我认为西昌冬季里最美的时刻是清晨、午后和夜晚。
  在冬季西昌的清晨,摄氏17度的气温下,你一定要在水边缓慢地走,什么都别想,让行走的节奏与心脏跳动的节奏相互吻合,然后接下来,看各种叫不出名字的飞禽,它们一点儿都不匆忙,悠闲得似乎稍微张开嘴巴,就会有美食来到,不费吹灰之力。尤其是白鹳,它们在水边怡然优雅的姿态,还有掠过树梢时的轻盈舞姿,你会恨不得下辈子做它的伙伴。当然还是要再说一说那带着甜丝丝味道的空气,西昌的空气如此令人迷恋,因为我回来后便遇上京津冀地区一个冬季的漫长雾霾,每一次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和让人窒息的雾霾,我都会想起西昌冬季里那迷人的天空和洁净的空气。
  当然,除了在水边缓慢地走,你还应该坐上小木船,在邛海的水面上慢慢地游。那时,不知隐藏在什么地方的海鸥,几只、十几只地翩然飞至船的上方,此时你只要把手中的面包屑扔出去,它们马上就会围绕着你和你的木船,前后左右、上上下下,与你一起歌唱、一起享受安然的时光;你把面包屑扔得越远、越高,海鸥的歌唱就越发的响亮,飞跃就越发优美;它们绝不辜负你,对得起你的友好;它们不卑不亢,当你累了的时候,它们也会优雅离去,不再打扰你,一切都是那么合适。
  午后,当然是最为闲适的时刻,坐在水边的茶室里,看眼前的木质回廊、木质桌椅,喝一杯清淡的绿茶,看阳光下碧绿的茶叶不急不躁地竖立,然后缓缓地沉下去,看茶叶沉沦的过程,犹如精神上的瑜伽,那一刻心中异常沉静,没有一点儿私心杂念;任温暖的冬日阳光抚摸全身,尽管午后的阳光照在脖颈上,皮肤会感觉到有些沙沙的疼,可还是舍不得去树影下,依旧懒洋洋地蜷缩在沙发上,闭着眼睛;那会儿什么都不去想了,感觉周围都是翩飞的艳丽的蝴蝶,像庄周一样深陷梦境之中,思想蝴蝶以及蝴蝶之外的问题。
  西昌的夜晚,一定要喝酒。喝白酒,也喝啤酒,还应该吃黑猪肉。这是一种体态浑圆、漫山遍野奔跑的黑猪,它们个头不大,但绝对精壮,想象着它们像黑色的精灵一样,在无边的绿色草地上忘情地奔跑,似乎雪莱的《致云雀》已然在头脑中悄然颂歌;小黑猪的肉不好咀嚼,但只要有耐心,慢慢嚼,那无法形容的香,会摧毁人类所有的味觉系统,让人经久难忘。
  当然,在西昌的夜晚,一定要吃烤鱼。吃了西昌的烤鱼,才知道烤鱼的真正吃法。那个夜晚,我本来已经吃饱了,但还是经不住烤鱼香气的诱惑,又吃了五六条烤鱼,几乎要将肚皮撑破。
  在西昌,比空气、比阳光更令人难忘的,还有彝族人的淳朴、单纯和恰到好处的热情。
  彝族人敬酒,也是要载歌载舞的,几个男女歌手围在客人身边,他们不仅自己唱,也会让客人跟着他们一起唱,让你没有丝毫尴尬,而且能瞬间融入他们的情感之中。他们也劝酒,但不生硬,你想喝就喝,喝不了,他们的脸上依然绽满笑容。
  大多数彝族人不爱在大众场合夸夸其谈,只是与你熟悉后,他们才能聊得兴致盎然;他们给你讲彝族的风俗习惯,还有几千年彝族文字的历史、读音;彝族人真实、谦逊、平和、温善,我感到他们与那里洁净的空气一样可亲可爱。
  彝族妇女更是贤惠,而且行为做事充满礼仪。那天晚上,我们去泡温泉,泡过后坐在温泉旁边的木椅上喝茶聊天,我忽然看见,不远处站着一位戴“解放帽”(过去彝族妇女戴着复杂的头饰,现在为了方便,已婚妇女改戴一种大檐的蓝色帽子)、背着一个小小竹篓的妇女。当地的彝族朋友告诉我们,这个妇女带着孩子找她丈夫来了。我不解,孩子在哪里?丈夫又在哪里?于是,在当地彝族朋友的引领下,我们去询问那位彝族妇女。果然,那位妇女羞涩地告诉我们,她是找丈夫来的,丈夫喝完酒还没回家,她猜测丈夫可能正在泡温泉。她来找丈夫的意思,是劝说丈夫不要累着了——这是彝族妇女劝说丈夫回家的方式。而且,我们还发现妇女的背篓里,果然有一个小猫一样的孩子,也就几个月大。
  彝族妇女勤劳、善良、温和,在凉山州一路走下来,经常看见在公路两旁的田地里,有背着孩子在干农活的妇女,阳光下她们干瘦、硬朗的身子仿佛剪影一样棱角分明,但在她们的脸上,你看不到丝毫的怨气,而是天空一样的平静。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很多彝族的风俗习惯,还没有受到来自大山以外的思想冲击,依旧在坚守着本民族的生活积习,在平静中守护着民族的信仰和习惯。
  西昌——凉山州的州府,这个素有“月城”和“春天栖息的城市”等美誉的四川南部的城市,是一座令人想念的城市,只要曾经去过,就会想念那里的洁净、安静,想念那里的阳光和空气,想念彝族人真诚的笑脸,想念那里与人亲近、没有惊恐感的海鸥,想念那里的朴素的人之常情。
  我还想再去西昌。
  你也应该去西昌,一次、两次,或是多次,真的。
2014年8月7日 09:40
浏览量:0
收藏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